刘燕声

1958年12月

中国 • 石家庄

关注

艺术家简介

刘燕声,1958年生于河北平山。曾在教育、文联、新闻、政府部门供、任职。 少年时期,由于父亲陪同吴冠中先生到西柏坡作画,我有幸接受到了大师的熏陶,并为吴先生背画架一起出去写生。虽然才是童年,但吴先生为我讲调子、讲透视的启蒙教诲至今难忘,从那时起真正开始了绘画学习。 1978年考入了河北师大艺术系美术专业,吴先生还寄来了贺卡以示鼓励。在学习过程中,也得到了授业老师李明久的...    更多

代表作品

艺术家详情


独到的见解 别样的风格

 

——解析刘燕声的微结构山水画概念

 

刘燕声的山水画作品有其别样的表现特征,他称此为“微结构山水画概念”,那么,微结构山水画的含意又是什么呢?

“微结构山水画概念就是发挥笔墨的特性,最大程度地将山石的小结构和大质感充分塑造出来,以展现大自然的气韵及厚重之感,营造出符合现代人视觉心理并富有冲击力的艺术效果。”刘燕声这样的解释,是基于他中断了三十多年的创作之后,重新认识山水画所提出的新概念。

近两年,越来越繁荣的山水画创作让他蠢蠢欲动,时常在想,如果再重拾画笔究竟该怎么画?在徘徊不决的同时,他始终坚信一个道理,就是古人所倡导的“笔墨当随时代”,如今二十一世纪的山水画,更应体现时代气息。然而,在风格几近饱和的情况下再创新,是非常困难的事情,刘燕声以旁观者的角度思来想去,有两个方面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   
一是时代的发展大大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观念,超高清影像的出现刷新了现代人的视觉感知欲,也就是人们对像素的要求越来越高,那山水画如何体现现代视觉呢?很值得自己去思考。另外,俗话常说,细节是成败的关键,如果把做事情的道理体现在创作中肯定会是有益的。他认为这细节和超高像素吻合在了一起,应该是条可取的思路。于是,他就从结构的细节入手,试图把山石结构表现得生动自然并提供更多的视觉元素,这样是符合时代取向的。
   
二是纵观大部分山水画作品,发现在山石结构的表现上相对放松,这也巧合了他上述的设想。我们知道,但凡画人物的必须把人体结构掌握透彻,才能在创作中画好人物,哪怕是有一点不严谨,也会让人感到别扭。相比之下,山石的结构比人物结构自由宽松得多,也可能正因如此,部分山水画家放松了山石结构的训练,导致在结构上出现了仅凭想象、不合自然规律、一圈套一圈或者是含糊不清一带而过的情况。因此,要强化山石结构刻画的大方向也应该是对的。

这两个方面为刘燕声的创作理念提供了依据。两年来,他的探索日见成效,作品突出的特点是丰富生动的结构、皴涩苍劲的质感、阳光饱满的气韵,并已大大拓展了水墨画的表现力。

既然是探索,刘燕声难免冲撞了一些过去所谓的“雷区”,在他看来,另一方天地很可能就在雷区的后面。   
   
首先,在造型上借助了素描关系,这个问题虽各说不一,但现代山水画或多或少都融进了素描关系是不争的事实。素描的三大面五调子与国画的石分三面墨分五色基本是同样的概念,只是工具和表现方式有所不同。刘燕声觉得不应一味地排斥素描,她科学的造型手段完全可以适度地、巧妙地应用到国画山水里。

其次,强烈的光影效果在传统山水画里不曾见到,刘燕声是这样理解的,我们对传统山水画的认识还有些误区,认为古人很忌讳光线,这理解有些片面。古人的作品里虽没有那么强烈的光感,但也在应用光线,比如凸起的部分要亮一些,凹下去的部分笔划就多一些,就暗一些,这样的散光也是光。墨分五色的实质就是在光线下物体呈现的明暗效果,只不过由于古人的观念所限没有表现得那么强烈,但没有任何一部画典禁止阳光的表现。

近代山水画大师李可染先生就成功地应用了阳光效果,使画面通透光亮并增强了立体感和空间感,甚至还将逆光的炫光表现了出来。现在不少作品也揉进了光线,只是微结构山水画表现得更充分而已。大自然千姿百态,如果山水画这一大画种,只能表现散光的世界,永远都不能表现阳光灿烂的效果,那就太狭隘和不符合自然逻辑了。当然,表现阳光一定要与结构结合在一起,要体现专业的笔墨感,不能形成媚俗的感觉。

刘燕声有机地借助了素描和光线的造型手段,有效的塑造了山石的结构,同时,也进一步加深了对结构的认识。那些纵横交错的结构纹理,本身既有美感又有力度,是自然完美的点线面,并构成了山石丰富的表情,这样美的元素,如果我们视而不见就太可惜了。

结构是山体的支撑,是笔墨的根基,是山水画家们不可避之的课题,即使大写意、简笔画,结构依然还是笔墨的依据。   
   
苍劲的质感是微结构山水画又一基本点,山水画就要画出山石的质感。刘燕声在质感表现上力求触之拉手、皴涩苍劲,他充分利用宣纸形成的凹凸不平的特性,用墨和色先后分别皴擦出细纹与大结构相呼应。在设色时尽量也不平涂,仍要讲求皴皴巴巴的感觉,最后形成一种纹理叠加透气不腻的效果。
   
微结构山水画的笔墨不是无根之水,笔笔都落在了结构上。刘燕声以严谨的笔墨塑造严谨的结构,这严谨绝非是媚俗地描抺,而是下笔如刀、落墨有声,充分体现出了其专业功底,更多情况下是用苍劲有力的笔墨逆势而行,勾皴出山石纵横交错的块面关系和质感,形成雕刻般地结实和厚重。微结构山水画不是去笔墨化,只是在表象上没有大写意那样笔墨飞舞,也不是工笔那样工工整整。讲求在严谨的同时,更注重笔墨的张驰和严谨与放松的对比,如同太极拳,在内功里面涌动着一种勃发的势。

微结构作品犹如水洗过的那样透彻,也仿佛近在咫尺触手可及。这是因为,除了结构和质感刻画到位的原因外,就是刘燕声善于聚焦局部,把镜头拉近,让人与山石近距离对话,去聆听所承载的远古故事和触摸那些裂纹的沧桑。他认为,艺术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,未必都要去表现大场面的山水,可以有远、中、近。电影镜头中的大特写富有强化情节、视觉冲击的效果,山水画为何就不能呢?他说:“一朵鲜花很香,你的自然反应肯定是放到鼻子底下来闻,你去看瀑布,是在十里之遥还是走近了来观赏?肯定是要走到跟前来看,这是人的本能。有些场景需要让人感受明白,就要来个大特写,当然,不是所有作品都这样画”。   

有人担心,太像了是否会失去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的精神,其实,刘燕声也深谙其中之理意:“先人的这句话是指那些媚俗的似与毫无功力的不似,我们不要怕似,怕的是媚似”。 就拿工笔花鸟画来说,起码古人的初衷就是要画得相对似一些,但这个似是具有品质的似,所以具有很强的生命力。再说微结构概念,自然界中的场景也不可能照搬成为一幅国画作品,都需要大量的艺术再创作,需要用笔墨来体现。她连超写实也不属于,因为超写实是全面写实,水墨画的留白和设色等因素是不会全面写实的。

可以明确地说,微结构概念绝不是追求画得“像”,而是用专业的手法,将自然界中的美进行提取,进行放大和强化,最终得以升华而增强作品的感染力和视觉冲击力,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。

也正是这样的效果,让人感到这就是身边的山,质朴的山,充满地气的山;也正是这样的笔墨,才能表达刘燕声的一腔情感。他的作品不仅只是表现方式上的探索,更主要是充满了积极的正能量。作品《古壑无言》表现的是对生态环境的渴望,大自然被人类过度使用,导致原来的青山绿水不断恶化。画面中聚焦了一处古老的山壑,消失了流淌的泉水,剩下的是干枯的躯体,那泉眼依旧,何时再见潺潺水流?该作品旨在唤起人们的环保意识。又如太行山系列作品《太行如铁》《太行如潮》《太行如诗》等,作品有力地、结结实实地表现出了太行的雄浑和壮观。大太行里留下了革命先烈们的足迹,他们钢铁般的战斗意志永远熔铸在每一块太行的山石上,这钢铁般的精神塑造了钢铁般的丰碑,成为新中国的摇篮。太行如铁、如诗、如歌,如潮,歌不完画不够,满满的正能量,时刻在激励着我们的豪情去迎接一个个的挑战。

独到的微结构山水画概念,筑就了作品别样的风格,她大大拓展了中国水墨画的表现力,不失为有积极意义的探索和创新。

新浪微博

23233